首 页 岗位职责及制度 心海漫步 生涯规划 心协动态 人际交流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人际交流
为什么独处是创造力的源泉?
时间:2017-01-05   点击量:

“世上再无比孤独更好相处的伴侣。”

——梭罗《瓦尔登湖》

查尔斯·狄更斯不仅拥有出色的大脑,还拥有健壮的小腿。每一天,他都会散步超过12公里,穿行在维多利亚时期的伦敦街头或肯特郡的乡间小道上。

1857年10月一个寂寥的夜晚,他动身逃离一场日渐恶化的婚姻,从伦敦市中心的家步行到他在肯特郡的房子。这一段经历最终在他的作品《远大前程》中的皮普身上重现。事实上,很多闪于狄更斯独自散步时的念头最终都融入到了他的作品中。

“一扇窗户,一道栏杆,甚至门上的锁孔,在狄更斯笔下都被赋以超凡如魔的生命,对于细节的描述仿佛比现实中的存在更加栩栩如生。

”评论家G.K.切斯特顿在《查尔斯·狄更斯:批判研究》中如是说道。“实际上,那样的“实感”并不存在于现实之中:这只是一种梦境的实感。这种“实感”只有在于某处入梦般恍惚徜徉时方可感觉到,而不能在警醒敏锐的行走观察中获得。”

与狄更斯的散步类似,各种研究和轶闻中都描述过这种通过花时间独处、浸入自己的思维而获得创造力的方式:独居式的工作、置身于自然当中、做白日梦等等。

但是,当我们允许自己沉浸于自己的潜意识当中时,究竟发生了什么?而这又是如何帮助我们打破思维禁锢的呢?

01

是什么让我们有创造力?

47063d5.gif

早在20世纪60年代,心理学家和创新研究的先驱者FrankX.Barron就聚集了一批那个时代富有创造力的人,诸如作家杜鲁门·卡波特、威廉斯和弗兰克·奥康纳,以及优秀的建筑师、科学家、企业家和数学家,研究他们是否具有某些相同的特质,即使他们的专业各不相同。

Barron研究发现,富有创造力的人都有如下相同特质:富足的内在精神世界;含混和复杂的趋向;对混乱和无秩序非同寻常的忍受度(谈到卡波特,我们还应该加上伏特加和橙汁儿);以及从混乱中寻求秩序的能力。

Barron眼中的创造天才在每一方面都超越常人:“更具学识而不世故,挥洒间充满秩序,偶尔疯狂,但又恒常坚持清醒。”

80年代以后,创造力大师Mihaly Csikszentmihalyi(心流之父)以相同的方式总结了这些独特的创造力天才:“如果能用一个词来形容他们的个性与常人的不同,这个词是复杂。他们常表现出与常人不同的思维和行动趋向,他们的思想包罗万象。

参考资料:http://qz.com/584850/creative-peoples-brains-really-do-work-differently/

02

大脑与创造力

远离左脑/右脑的神话(按传统印象,逻辑性强、有条理和善于分析的人左脑占优势,而富创造力和艺术型的人右脑占优势)。目前,越来越多的神经科学家同意——激活我们的“创意模式”涉及相互作用的认知过程(包括有意识和无意识),以及我们的情感。

我们完成创造性的工作会涉及到部分被激活的脑区。进一步说,我们现在知道有三个大脑“网络”是和创意任务相关的:

执行注意网络(Executive Attention Network),在我们需要聚焦在当下事件,试图去理解一次复杂的讲座,或是需要大量使用我们的工作记忆去解决问题时,执行注意网络就处于活跃状态。

畅想网络(Imagination Network)负责创建关于过去经验的动态心理模拟,想象替代方案与社会认知(比如当我们试图想象别人在想什么)。

凸显网络(Salience Network)持续监控外部事件与我们的内在活动,为解决任务所需要的信息传达指令。

尽管我们还不知道大脑这些网络是如何协同工作的,但无疑,我们距离真相已经越来越近了。近期在“人类神经科学前沿”的一篇文章中,研究人员Rexjung和他的同事推断,当你想获得创造力和一些新奇的想法时,你需要放松,让你的大脑自由漫步,想象新的可能并静默内心的杂音。

这个时候执行关注网络的活跃度会降低,畅想网络和凸显网络的活跃度会增加。换句话说,你需要屏蔽外部世界向内探索。我们的创造力来源于我们精神的独立。

68c09a8.gif

参考资料:

https://blog.crew.co/creativity-myths/

http://blogs.scientificamerican.com/beautiful-minds/the-real-neuroscience-of-creativity/

http://journal.frontiersin.org/article/10.3389/fnhum.2013.00330/full

03

创想孵化

我们都曾感受过大脑自由漫步时的灵光乍现(比如阿基米德在洗澡中发现了浮力原理),但这些创造性的念头是如何与创作过程融为一体的呢?

回到1926年,英国社会心理学家,伦敦经济学院的创始人Graham Wallas出版了《思想的艺术》一书,这是第一本尝试定义创作过程的书。

Wallas的创作过程有4个阶段:

预备阶段:创造的第一步是“产生创作方向”,然后有意识/无意识的寻找过往累积的资源,最终使用它们(国王怀疑工匠做的金冠并非纯金,工匠私吞了黄金,所以把测量皇冠的问题交给阿基米德,阿基米德开始寻找方法)。

孵化阶段:这个阶段我们可能处于一个无意识创作的周期,虽然这一过程表面上好像对解决问题没有直接帮助(阿基米德无计可施,但并未放弃)。

顿悟阶段:尤里卡!尤里卡!(ερηκα,意思是“找到了”),这是一个顿悟的时刻,类似于缘分,即便是你已不再期翼于它。(阿基米德洗澡时灵光乍现找到了方法)。

验证阶段:创作的最后阶段,是你独一无二的创意被其他人证实的时候(阿基米德跑到皇宫,把王冠和同等重量的纯金放在盛满水的两个盆里,最终浮力定律被证实)。

从Wallas开始,研究者、心理学家,以及各类思想家都开始提出自己的有关创造力的看法。然而他们几乎所有人都将重点放在“孵化阶段”:如何独处,如何让思想自由漫步,以及如何凝聚随机的想法。

60年前,精神分析理论认为创造力的特征之一是——回归无意识状态,但依然保持能清醒的自我(ego)控制。

恐怖小说之王——斯蒂芬·金也曾在他的作品《写作这回事》中提到:半梦半醒时,被压抑的想象力得到释放,创意能力随之提升;写作开始于——摆脱外在的世界,创想自己的世界。

T.S.艾略特赞美“创想孵化”是神乎其神的才能;发明家Alexander graham bell则谈到“无意识思考”的力量。

17f8f3d.gif

总之,尤里卡(ερηκα,意思是“找到了”)在“孵化阶段”,而不是在直接思考的空间里。

参考资料:

https://www.brainpickings.org/2013/08/28/the-art-of-thought-graham-wallas-stages/

04

4个培养创造力的方法

所以我们已经看到了,有创意的思想有赖于很多自然流露的想法和情感,它们都源自我们的潜意识。可是我们能不能训练出这种能力呢?

我们的注意力终日被各种事务所纠缠,心思像被五马分尸,支离破碎。不过,你可以用几种方法与外面的世界隔绝,进入思绪放空的状态。

1.实践冥想训练

正念和冥想并不仅仅是为了使我们的内心平静。著名导演大卫·林奇就特别推崇冥想,他练习超觉冥想(Transcendental meditation)已有多年。正如林奇所说,冥想除了使我们的内心更平静,很多创新的想法也会随之而来。冥想之后,他不再受自己的思想和情绪控制(有意识的大脑经常这样),而是将其变成他可以任意挑选和使用的“材料”。

我们之前推送的《冥想如何影响大脑》文章中有提到冥想的形式与益处。超觉冥想是众多你可以练习的冥想形式之一。

参考资料:

https://blog.crew.co/sit-and-do-nothing/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2UHLMVr4vg

http://zenhabits.net/meditation-guide/

2.边工作边休息

休息并不是新见解。早在上世纪20年代,Wallas就提出了创造力“孵化阶段”的最优化技巧,这个技巧已经得到了研究工作效率的现代心理学的验证。

他的方法涉及打断我们专注工作的过程。有人是刻意这样做的,每天规定必须有休息间歇。而另一些人则采用更自然的办法:喝足够多的水,内急时自然就会歇歇。

正如Wallas建议的:“我们可以用同样的方法获得更多的结果,即连续开始处理多个问题,不等某个问题解决就主动转向其他问题,而不是一次解决一个问题。”这就是为什么像设计师Dann Petty和Jeff Sheldon这样的人会同时开始多个项目。同时处理多个任务会伤害你的大脑,可是同时孵化多件事情则确有裨益。

参考资料:

https://www.brainpickings.org/2013/08/28/the-art-of-thought-graham-wallas-stages/

https://blog.crew.co/dann-petty-interview/

3.打破某些生活方式

有创造力的人或者学者常常被描述为孤独的人,讷于社交,这种现象是有道理的。研究人员在研究创意者与不善社交之间的关系时发现,被同伴拒绝或孤立的感觉或许会催生更多新想法。

我们这个时代的很多伟大思想家从某种程度上看都是游离于主流社会之外的人:从德国辗转到了瑞士、意大利,然后到了美国的爱因斯坦。南非的甘地。离开俄罗斯的斯特拉温斯基。定居英格兰的艾略特。孩提时从南方迁到了加州的玛莎·葛兰姆,在那里她接触了亚洲艺术并深受其影响。在信奉天主教的维也纳,作为犹太人的弗洛伊德。还有离开西班牙前往法国的毕加索。

正如Mihaly Csikszentmihalyi所总结的:“那些在社会上悠然安逸的人似乎更缺乏改变现状的动力。”主流社会之外的人面对着被排挤、成为另类,或者实际上与社会隔绝,他们不光易于体验新鲜的经历,还更有可能花时间对其加以思考,并琢磨如何为我所用。

参考资料:

http://digitalcommons.ilr.cornell.edu/cgi/viewcontent.cgi?article=1622&context=articles

4.做做白日梦

Barron在其创造力研究中发现,有创造力的人更善于内省。不过这并不仅仅是指他们的自我认知水平更高,而是说他们对自己更为负面和令人感到不适的那部分心理十分了解。

你也许读到过白日梦对提高创造力的好处,不过那些文章中有一点很少被提及——即不受约束的白日梦的重要性——不要过滤进入你脑中的每一个想法(不过滤,不代表执着那些想法)。

Barron和研究者Donald MacKinnon在随后对有创意的作家进行的一项研究发现,这些作家的所有精神病理学指标的平均水平处于普通人群前15%的位置。可奇怪的是,这些作家们的心理健康指标也遥遥领先,这意味着他们更善于处理这些情绪和感受。Barron认为,完整地体验正面与负面的想法将催生创造性的想法。

柏拉图将我们的大脑比作牢笼:我们的想法像鸟儿,在大脑的牢笼里飞来飞去。但是为了让鸟儿安定下来,我们需要一段漫无目的的平静时光。白日梦就提供了这样一个机会。我们看着窗外的世间万物:一片杂草在风中坚守,一座灰塔在细雨中隐现。但我们不需要做出反应;我们没有什么最终目标,而且还有机会聆听内心更隐秘的想法,就像晚上万籁俱寂时,倾听教堂的钟声。白日做梦的潜力并不被痴迷于生产的社会所认可。但是当我们停下追逐的脚步,一些最伟大的见解便会应运而生。参考资料:

http://www.fastcompany.com/3046172/the-hidden-benefits-of-daydreaming

http://thephilosophersmail.com/perspective/the-importance-of-staring-out-the-window/

济慈描述他孤独的生活像是他的“妻儿”,梭罗则在《瓦尔登湖》中感叹:世上再无比孤独更好相处的伴侣。生活中,我们要面对太多使我们分心的事,太多的消息推送,以至于很难再花时间关注自己的内心。而当我们探索内心时,就会更加易于接受生活的模糊性。而创造力的诞生地就是那里,那片混沌模糊之地。

顶部】 【关闭
  相关链接  
• 壹心理 • 心理月刊中文网 • 山东省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专业委员会 • 山东交通学院心理健康测试

·无影山校区:济南市天桥区交校路5号 邮编:250023·威海校区:威海市新威路115号 邮编:264200
Copyright @ 2002-2012 山东交通学院 鲁ICP备05001932号 『管理入口』
地址:济南市长清大学科技园海棠路5001号 邮编:250357
联系电话:0531-806875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