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岗位职责及制度 心海漫步 生涯规划 心协动态 人际交流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人际交流
觉得被拒绝了?或许仅仅是你想多了
时间:2015-12-08   点击量:

亲爱的你,是否也曾困惑,这人咋跟预期差距那么大呢?原来是我们的潜意识中的先入之见在作祟。让我们看看埃琳诺.塔克怎么说的吧:潜意识中的先入之见是什么,从何而来,我们又能如何控制先入之见。

几年前,我的一位老朋友爱丽丝告诉我一个好消息:她要来我们公司上班啦。听到这个消息,我跟她一样开心:我们关系很好,她跟我在一个办公室办公没啥不妥的,况且她跟我在不同的部门工作。

她来公司的第一天,我们一起吃的午饭,我还把最好的三明治小店一股脑告诉了她。第二天,她跟两个座她旁边的女同事一起出去吃饭了,但是下午的时候我们约着一起到咖啡店闲聊了一会儿。到了第三天,我连她的人影都没看见。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从那天之后,偶尔我们会在大楼门口碰到,她也不过朝我摆摆手而已。

我真失望啊。真怀念跟她一起的日子,我也特别期望能在工作中遇到一个既了解真实生活中的我,又能聊得来的人。事实上,我对她的期望远不止于此,内心忍不住对她产生了怨言。但是不想跟她对峙,总怕让她觉得我这人有点黏人。

回首往事,我突然觉着问题也许出在我自己身上。我对她的期望值过高了吧?就这事,我咨询了一下媒体心理学家艾玛.肯尼。她解释说:“我们从小就带有一种以自我为中心的视角,期望也因此而产生。”“期望关乎生存;在某些方面来讲,高的期望值能保护我们,让我们更少地遭遇消极的人际关系。人际关系中的期望值高低影响了一个人在人际关系中的荣辱存亡。”

换个角度看问题

就爱丽丝这个例子,肯尼让我从实际出发,跳出自我的视角,站在爱丽丝的角度来思考问题。“大部分人不能站在别人的立场来看问题,因此当朋友或者伙伴不能让我们如意的时候,我们就会把问题人格化,主观化。反过来,如果我们从实际出发,看看这些人的实际生活,看看这些人目前在承受哪些压力,我们就会化解内心的不满,反而会去支持这些人。”

事实证明肯尼说的很对。对这事闷闷不悦六周之后的某一天,我终于鼓足了勇气,借着下班小聚的机会,我喝了很多荷兰酒(好吧,我承认喝的是意大利酒,普洛塞科),壮着胆跟爱丽丝摊了牌。结果发现是我自己会错意,颠倒了事情的黑白。原来,她是不想破坏我现在在工作中已经建立的朋友圈,她怕自己的介入,影响我,所以故意躲开我,给我空间。

这件事督促我思考起期望值。期望从何而来?他们对亲情友情,对我们自己有什么影响?我决定集思广益,看看我们有什么期待,当我们的期望破灭时,我们的感受是怎样的。

当前险情

游记作家凯西.温斯顿曾经跟我讲过,她第一次跟她现在的老公约会时的场景,他对自己的买功总是夸夸其谈.

“我记得有次过圣诞节,我总在想他肯定知道我希望在节日当天收到什么礼物,那时候他每次冲我微笑,好像知道我在想什么似的。谁知,圣诞节那天一早,他给了我一张按摩券。别提有多失望了,我忍不住大声说:“就这个嘛?""

让凯西难以释怀的是,她心目中的礼物应该是一些特别的东西,是花了时间和心思的物件,从这些物件中可以看出这个人特别了解你。”虽然我觉得按摩不错,但是就是感觉这个礼物太一般了,谁都可以送--纵然并非如此。我期望他送给我的礼物,可以体现我们是男女朋友,而不是一些泛泛的物件。这才是我当时失望的真正原因。“

Head Trash 团队终生教练及创建人之一亚力克西姆.李驰曼认为,我们解读事情的方式,决定了我们会受如上的期望值所左右。“这在人际关系中很常见。比方说,过生日时,我们的另一半没有送我们珠宝项链而是炖锅,我们立马会觉得对方不爱自己。但是,我们的另一半也许在想“她喜欢烹饪,但是又总在抱怨家里的炖锅很垃圾。买个炖锅吧,她一定很喜欢。”我们的另一半在想我们所需,想改善我们的生活。所以说是我们的解读方式是烦恼的根源。一旦我们将关注点放在我们需要感恩的事情上,我们的心情就完全不一样了。当我们看到炖锅,我们换个角度来思考:这套炖锅很实用,老公也认可我的厨艺,即使没有珠宝,我们也会非常开心。“

我们对父母的期望值又如何呢?正如作家哈勃.李写的:“你可以选择谁做你的朋友,但是你选择不了你的家人。”她可以再加一句:但是,你能控制自己对家人的期望值,让生活更加美好(虽然《杀死一个知更鸟》不是一本教人自助的书籍)。对这点,我之前的一位同事劳拉深有体会。

劳拉40岁生日的时候,母亲跟她说想在生日趴上做个演讲。劳拉可开心了,特别想听听母亲是怎么夸奖她的,她想象着母亲演讲时浓浓的情感中点缀些有趣的轶事,简直太让人期待了。“但是,当母亲站起来的时候,母亲首先感谢了举办方,然后又问谁的奥迪堵着入口了,之后才祝劳拉生日快乐,就像突然间想起来一样。劳拉整个人都崩溃了。

善于表达自我

这种现象对肯尼来说已经司空见惯。“上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出生的一代人普遍对自己的父母有很高的期待值。我们这一代的父母亲们把照看我们当作他们的工作一样来认真对待。但是我们期望能得到更多-我们期望父母亲能听到我们的感受。但是问题是我们的父母似乎永远也不懂我们。我们跟父母之间沟通存在着一条无法逾越的鸿沟,另外我们这一代人也不善于跟父母沟通。”

既然期望值关系着我们人际交往的成败,那么,我们如何管理自己的期望值?肯尼建议跟从实际出发。“这就需要我们在不切实际地评定其他人对自己的付出时,我们应该公正地评价我们对人际关系的投入。另外,跟对方多交流,让对方知道我们的需求,也是至关重要的。

永远不要把暂时的失败打击和最终的失败打击混为一谈!-----F.史葛菲茨杰拉德

我们每个人都经历过拒绝:比如工作申请失败,一次绝交,职场中的怀才不遇,友情的变更等等。拒绝有多种方式,但是不管拒绝根源为何,都会对我们造成伤害。

拒绝可以对我们造成很重大的影响。情感上的伤痛可以引发肉体的伤痛。研究发现,人类对拒绝做出反应所激活的大脑区域同样也会被肉体的伤痛所激活。

你是不是也感觉不能直接思考?这也表明,拒绝可以影响理性和智商。通过对志愿者的追踪发现,当人们经受拒绝的时候,智商会立即下降25%,理性降低30%,攻击性加强,自我控制能力下降。

拒绝同样会对降低我们的免疫力,伤害我们的自尊心,降低我们的归属感。

拒绝确实会对人类造成伤害,但是原因在哪里?对人类进化的意义在哪里?最近一段时间,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自己在职业生涯中或者日常生活中,也经历了几次拒绝:我丧失了一次工作机会,我的旧情人让我很失望,我的一位老朋友似乎不再需要我。这些不幸的事情接踵而至,让我措手不及,我一直搞不懂这些事情为何会发生。

这要从归属感说起。回顾一下古代,我们会发现,归属于某个部落是对人类有好处的。归属增强了我们的认同感,支撑着我们,给予我们友谊,使我们免于敌人和猛兽的袭击。被部落所拒绝,会对我们的生存造成致命一击。因此,从进化论上说,我们本身就带有一种机制,让我们想尽一切办法避免拒绝的发生。

但是,当我们被拒绝时,如何快速从拒绝中走出阴影呢?有下面几点:

重新回归人际圈:遭受拒绝的时候,尤其是我们的信任被人背叛之后,我们的第一反应就是逃避。但是我们可以向我们爱和信任的人寻求帮助,可以向他们哭诉,从中找到慰藉。

正视自己的处境:不要自惭形秽,对自己的处境要做出全面惊醒的认识,对自己好一些。否定事实,对事实视而不见都会阻止你前进的步伐。

知晓成功之处:每个人都无法避免在某些方面失败,但是此时又有几个人会想起自己的成功呢?请想想你成功的时候,是什么让你走向成功的。重温成功的场景可以激励自己从失败中爬起来。

拒绝让我们成长:从拒绝中吸取经验教训,从中找到一条新的路途。也许曾经你用来应付生活中不如意的方式不再适用于你了。如果我们把拒绝当作一次机遇,我们就极有可能遇见更广阔的未来。在跟朋友,伙伴或者父母的交谈过程中,你会收获惊喜。

那天醉酒交谈之后,第二天我跟爱丽丝一起小聚了一下。一直到第二年我休产假,我们一直都是坚定的工作朋友关系。但是回想往事,我希望我能更深入思考了自己的期望值。正如肯尼所说:“记住每个人都在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没有人估计拒绝你。这样想之后,万事看起来就简单了。”

顶部】 【关闭
  相关链接  
• 壹心理 • 心理月刊中文网 • 山东省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专业委员会 • 山东交通学院心理健康测试

·无影山校区:济南市天桥区交校路5号 邮编:250023·威海校区:威海市新威路115号 邮编:264200
Copyright @ 2002-2012 山东交通学院 鲁ICP备05001932号 『管理入口』
地址:济南市长清大学科技园海棠路5001号 邮编:250357
联系电话:0531-806875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