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岗位职责及制度 心海漫步 生涯规划 心协动态 人际交流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心海漫步
“几十张纸片塞进眼球?”看戏,世上最清白的加害
时间:2019-11-24   点击量:

    又一起校园霸凌在微博引起关注。河南省禹州市眼里揉进眼里揉进一颗沙子都疼,这扯开眼皮子往里塞纸,得多痛啊。


 校园霸凌是一个复杂的社会议题,涉及了师生、家长、执法者多个社会环节。然而在讨论校园霸凌时,有一个重要角色却常常被忽略,那就是围观者。 应用行为分析学者 Ross and Horner 将 “霸凌”定义为:


对身体、心理或社会权力弱小者重复的攻击、恐吓、胁迫,或者其他导致权力不平等的行为。 


    学生之间的关系,原本是平等的。但是校园霸凌打破了这种平等,建构成“霸凌者与受害者”的强弱者之间的关系。 不要扯丛林法则,那是禽兽的事,我们是人。道德是我们的议题。 说回校园霸凌。这不是一个人能完成的事。每一个受害者的存在,都隐藏着一群不作为的围观者。 美国一项研究表明,超过 80% 的霸凌事件都有围观者在场。当围观者采取干预措施时, 57% 的霸凌行为会在 10 秒内停止。 围观者的帮助,很大程度上能够减轻受害者的的焦虑抑郁情绪。围观者的干预行为,无论是直接制止(如果它是安全的),还是告知家长,都是停止校园霸凌的关键。看,小朋友即使现场不敢阻止,回家告诉家长也是有帮助的。理论如此,现实却是,身处群体中,人们的独立思考能力会下降,甚至会变得更“冷酷”。也就是说,不只是小朋友,成年人也可能因为在群体当中, “无法”阻止霸凌。群体对我们的独立思考影响竟然这么大一颗沙子都疼,这扯开眼皮子往里塞纸,也是在前不久, 9 岁男童在小区内被疑似精神病患杀害,有舆论声音也在谴责旁观者的不作为。现场的情况给旁人带来的恐惧感,我们隔着屏幕无法得知,妄加指责可能太轻浮。 不过,旁观者的这种“冷漠”确实是一种心理现象。 在 1968 年, 社会心理学家 John Darley 和 Bibb Latane 就提出了旁观者效应(bystander effect):其他人在场会抑制围观者采取行动。当一群人围观一场不良事件时,人们会觉得自己的救助责任被他人分散(diffusion of responsibility)。“反正有其他人在场,我不帮忙也是 ok 的吧?其他人也会帮的。” 因此,旁观者越多,个人越不可能伸出援手。 

在后续实验中,学者发对陌生人不熟悉、不知道该怎么办,勉强算解释过去了。但是很多时候,受害者并不是陌生人,围观者和受害者是认识的。比如校园霸凌的围观者往往是受害者的同学。按照我们普通的理解,不帮熟人应该会在内心感到道德压力。 为什么有这些压力,依然不出手帮忙呢? 事实上,群体不仅抑制围观者的救助意愿,有时还能改变个体的认知。有研究表明,青少年往往高估同龄人对不良行为的认可程度,这其中就包括校园霸凌。在一个存在霸凌的班级环境内,学生们可能会有这样的想法:“好像所有人都觉得这样做没什么,我不能表现得不舒服,这样会显得我很奇怪“。 在心理学上,这是多数无知(pluralistic ignorance)的一种表现。多数无知,指的是人们总误以为自己与群体中其他人想法不同,从而隐藏起自己的真实意见。 这导致了一个结果:大家最终都做了实际上没有人想做的事情。 我举个例子:课堂上老师问还有没有什么问题,你恰好有一个地方没有听懂,但是你发现教室里没有人举手,好像所有人都听懂了,你只好把心里的疑惑按下去。实际上,其他人跟你一样,都有听不懂的地方,却以为所有人都听懂了。下次你再参加一场气氛热烈的喝酒饭局的时候,悄咪咪问问别人:你真的喜欢喝酒吗?你可能会发现,不喜欢酒精的人要比你想象的要多。人类是社会性的动物,期待被群体接纳,以至于当发现自己的观点和那些喊得最响亮的声音不同时,往往会把内心隐藏起来,让自己的行为与群体靠拢。这个过程甚至可以是无意识的,人类要比自以为的更趋从群体的行为。很多心理学实验都发现——无论是目测纸条的长度还是评价红酒的品质,人们自然地认同多数人的判断但那些所谓的多数人判断并不是真实的被试数据,只是实验者的圈套而已。 传播学上有一个著名理论“沉默的螺旋”:人们发表观点会受到意见气候的影响,当察觉到自己的观点无人支持时,为了避免孤立,会选择一直沉默下去。而心理学告诉我们,人们感知到的“意见气候”,可能从一开始就是假的。独自面对一位摔倒的女性时, 70% 的人们会选择上前帮助或打电话求助;而在多人在场的情况下,只有 40% 的人提供了帮助。学者认为,面对不良事件,人们往往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应该采取什么样的行动。这时,围观者可能会相互观察,以寻求他人的指导。当发现身边的人也没有反应时,就会误以为情况并没有那么严重,受害者不需要他人出手帮助。“其他人都没去帮忙,看来这事儿不严重。我还是随大流吧。” 我们不能忽略的一个事实是,普通人一生中能碰上不良事件的几率其实很低。因此,当碰到突发的、超出日常情况的不良事件时,人会处于“无知”的状态,说直白点就是反应不过来自己该干嘛。这时候,群体的影响会被进一步放大。得多痛啊。施暴者有没有得到惩罚?有没有进行相应的教育和心理干预?为什么这么做?如何杜绝?

    围观者有没有反思?受害者有没有获得及时的心理干预?对霸凌的干预应该一直被倡导,它可以仅出于一个非常简单的原因——让世界少一点痛苦与创伤,起码,少一点受害者的精神孤独。作者简介:壹心理主笔团

 

 

顶部】 【关闭
  相关链接  
• 壹心理 • 心理月刊中文网 • 山东省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专业委员会 • 山东交通学院心理健康测试

·无影山校区:济南市天桥区交校路5号 邮编:250023·威海校区:威海市新威路115号 邮编:264200
Copyright @ 2002-2012 山东交通学院 鲁ICP备05001932号 『管理入口』
地址:济南市长清大学科技园海棠路5001号 邮编:250357
联系电话:0531-806875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