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岗位职责及制度 心海漫步 生涯规划 心协动态 人际交流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心海漫步
与自我和解:负面情绪的存在和转化
时间:2016-07-11   点击量:

§ 理性的自我检讨者

老莫(假名)看起来特别沮丧,对谈中,他的双手经常处在两膝之间摆荡着。他的视线多数时间,和他低垂的眼皮一般,无力地落在我和他之间,相对位置的前缘。

我很累,每天都很累。

你的睡眠情况怎么样?

其实我每天都有睡足六个小时,但就是睡不饱。

周末的时候,你有充分的时间补眠吗?

我想赖在床上,但我又觉得不太好。阳光太刺眼了,我没有办法好好睡个回笼觉。

然后你就起床了吗?

也不一定,有时候上个厕所就躺回床上。

你喜欢躺在床上的感觉吗?

谁不喜欢,可是我会想东想西的,总之我没有办法重新入睡。

你说想东想西,是想些什么呢?

我觉得自己活得很糟糕,我想要积极一点,我有很多计划。

计划,像是什么?

我有在学英文,打算考个多益。我打算积假到七天,就去泰国旅行。

听起来很具体。

你不知道,我非努力不可。

听起来,你肯定努力的重要,但努力也造成了压力,是吗?

我必须努力啊!我以前浪费很多时间。

浪费时间,怎么说呢?

「我马上三十五了……」老莫细数他生涯的诸多决策,读了无关求职的学位,百无聊赖的初期工作生涯,在准备公职考试和私人公司工作的摇摆,和同龄朋友相较,既没成家,也没房产,到现在父母还担忧着自己的工作。他过去十年做了不少事,但没有一件事情让他引以为傲。

当老莫很诚实的谈论自己的失败,每每在即将触动某种负面的内在情绪,就会转个弯,把失败归咎在自己身上。乍看这是一种理性的自我检讨,但在频繁的触及同类议题时,会发现他刻意的忽略内在的负面情绪:对同龄人的忌妒,对命运的不满,对离自己而去的前女友的憎恨。

§ 不积极的力量

当我们谈到「负面情绪」(negative emotion),我们得先厘清其内涵。简单来说,「负面」指的不是一种状态,而是一种作用。也许我们应该汰换「负面」这个词语,转为「不积极」更适切,故底下我皆以「不积极情绪」替代负面情绪。

不积极,在于缺少一种完满生命的正向动力。就像在登山的途中,我们理当迈开步伐,但我们却没有足够的动力和企图心督促自己,所以我们让自己停在半路,给自己许多理由。同时我们一方面给自己找借口,一方面自我指责。有时经历了一段时间的休息,我们会重拾爬山的力量。有时我们选择下山,使我们远离了我们内心的理想与渴望。我们做这个决定不是因为甘于平凡,而是我们找不到一个更积极的理由。

不积极情绪,常被讨论的有愤怒、恐惧、仇恨、忌妒,这些情绪指的不只是一种情绪反应,而是一种对内在心灵的自我打击。每一次自我打击,就像在心灵的大地上发生爆炸,使得我们的心灵产生震荡、龟裂、尘土飞扬,留下一些难以抹灭的伤痕。

这股内在作用,有时会向外发散,形成对外在世界的伤害。把内心的、抽象的不积极心念,化为实际的、具体的不积极行动,并且造成一个我们外在感官能够捕捉的实际创伤。

每一种心理作用,如同各种物理运动,作用的背后都有一股力量在推动。所有的力量都能推动一个人有所行动,不积极情绪长期的被严肃主义的道德教条污名化,以至于我们经常忽略有效的面对,妥善使用不积极情绪的力量,有时我们太轻易的宣泄它们,或是压抑它们,都是一种对内在力量的浪费。

§ 渴望满足的信号

提倡现实疗法的心理学家William Glasser,在Reality Therapy in Action一书中表示,面对恐惧的前提始于「了解与满足自己的需求」。

不积极情绪是我们的天赋,使我们意识到我们的需求。当我们真正的面对不积极情绪的来源,我们才能从中理解我们的缺乏,以及我们向往的目标。可是当我们把我们表达需求的企图,以过份严格的道德规约束缚,我们就会在真正了解需求之前,便开始自我谴责,以至于我们搁置了需求。这经常出现在一些过份自律的人身上,或是对人性需求,好比性高潮的渴望和负面道德规约相连结的认知情况。

在我们了解自己之前,我们却先学会不明究理的限制自我。

这不表示我们应该让诸如沉恨之类的力量占据我们的心,成为我们意志的主人,而是我们要明白那些不积极情绪的存在,就像白头发一般自然。某种意义上,如同哲学家黑格尔所谓「存在即合理」,不积极情绪的存在有其意义。

那么我们该怎么让不积极情绪的力量为我们所用,成为正向作为的推动力?这里我们可以再次回到William Glasser对各种「瘾」的处理。他认为我们没有办法使来谈者彻底戒除某种瘾(药瘾、酒瘾、性瘾等),但我们可以帮助来谈者学习新的行为,逐渐接受正常、持久但强烈程度低的生活乐趣。

某些人处理不积极情绪的方式,就是寻求立即且强烈的满足,就像酒瘾者可以通过饮酒立即获得满足。而没有酒瘾的人并非不需要满足,而是懂得通过其他不影响个人生活常态与人际关系,对身心健全无碍的方式取得。

§ 不积极情绪的内在转移

我们为何无法长期依赖不积极情绪?

我们可以回顾经常被拿出来讨论的「面对悲伤的五步骤」:否认、愤怒、讨价还价、沮丧、接受。

不积极情绪在遭遇困境的时候,是一种本性展现,但情绪力量的存在与使用,首先要考虑的是目的。最终我们的目的是获得幸福,亦即提升自我内在与外在到一个更趋近幸福的层次。

假想我们的心是一颗气球,我们可以在里头灌入气体,使气球膨胀。从外表上,我们只能看到气球膨胀与否,但我们却无法轻易的检证当中灌入的气体是什么。积极情绪所灌入的是安定的气体,当我们的心受了点伤,不会因位气体外泄而引发爆炸,造成更剧烈的伤害。但当我们灌入的气体极度易燃,那么表面上看起来变得更巨大而充实的心灵,实际上处于一触即燃的危险状态。

我见过依靠不积极情绪活下来的人,一位性瘾者。对她而言,做爱就像在痛苦极度痛苦时注射吗啡,能让她从当下的痛苦中复苏过来。直到她产生依赖,逐渐使得本来保持生活常态的平衡中,转而变成如果不通过频繁的性行为,就无法保持生活平衡的结果。

戒断不积极情绪的能量,只能依靠缓慢的,渐进的方式,汰换心灵气球中的气体。这当中要保持生命的动力,放缓着急获得满足与抵销痛苦的方式。任性妄为,就像拿起酒精一饮而尽所带来的舒爽感受,如此简单而容易,让人难以抗拒。

老莫所面临的,正是这样的困境。他需要更多充实心灵的力量,以面对他在过去十年生涯规划的挫败所造成的挫折感。可是他想要跳过悲伤五步骤的「愤怒」,即不积极情绪阶段,这个尝试采取的方式,就是拒绝不积极情绪的力量,但他又没有足够充分的其他动能投入,因此他心灵的气球总是干瘪的。

对谈中,他逐渐能够释放自己的不快乐,通过表达他的不满与不安,通过他对他人以及命运的仇恨。他大声的诅咒某些「该死的」人、事、物。为此咆哮、痛哭。我要做得很简单,在他失控的边缘看顾他,既不批判,也不冷眼相待。他需要发泄,需要面对自己的软弱,不再只是泛泛谈着那些道德教条,好能彻底的看清自己内在充满能量,然后试图慢慢的寻找正确使用这些能量的方式。

§ 小心对「止痛」上瘾

如果你总是无法在静态的休息中找回活力,或许睡眠之类的方式不见得适合你。试试真诚的对谈、畅快的豪饮,或是一场激烈的性爱,更能让一个人重拾精神上的满足,而不是让内在力量无声无息的浪费。

有时,对一个人的仇恨,能让一个人活下去。胜过在一个人想要自我放弃,甚至自杀的时候,用那些要求正向的心灵鸡汤,更有积极作用。但那都是暂时性的做法,却也是在某些情况下不得不的做法。然而,我们得在极度情况发生之前。先不抗拒面对内心自我不积极的情绪,以及力量。就像学会使用吗啡止痛,和对吗啡上瘾的差别,而不是假装痛苦不存在,吗啡也不存在。

顶部】 【关闭
  相关链接  
• 壹心理 • 心理月刊中文网 • 山东省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专业委员会 • 山东交通学院心理健康测试

·无影山校区:济南市天桥区交校路5号 邮编:250023·威海校区:威海市新威路115号 邮编:264200
Copyright @ 2002-2012 山东交通学院 鲁ICP备05001932号 『管理入口』
地址:济南市长清大学科技园海棠路5001号 邮编:250357
联系电话:0531-806875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