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岗位职责及制度 心海漫步 生涯规划 心协动态 人际交流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心海漫步
精神分析,是对抗焦虑的最好方式
时间:2016-03-04   点击量:

昨天,消沉了整整一天,大概受生理期影响,也受雾霾影响,看什么都不对了。写文章立了三个标题,每个标题之下,写到一千字的时候,因找不到感觉而放弃。

昨天得知,五岁两个月大的女儿,乳牙未掉却萌出了恒牙,在我的认知里,这太提前了。我开始反思——甚至是反悔是不是某些食物不该吃,我担心她早熟,早早地情窦初开,不思学业谈恋爱,让我过早当外婆。

不知不觉地,她就要换牙了,是不是不知不觉地她就青春期了、我就更年期了?

想象女儿拔牙的场景——这种情况乳牙要拔掉,满嘴流血,仿佛在剜我的心,她以后结婚生子的事实我如何能接受?

我现在连生理期内分泌紊乱导致的不良情绪都疏解不了,如何去对抗强大的更年期,到时岂不是整天要死要活,闹得鸡犬不宁,然后打心眼地嫌弃自己?

……

那样的心境中,一切都是死循环。

然而,一夜过后,我又满血复活地开工了,我的心境翻篇了,从昨天的抑郁翻到今天的平和。客观原因上,我昨天下班练了瑜伽,十点睡觉,晚上睡得沉,体力恢复好,早上六点起来看了一小时的书。

主观上,我受到了一席话的点醒,来自一位资深的精神分析老师的话。老师说:“精神分析让我看到了自己,看到了自己的关系。精神分析很基础的一点,是言说自己,让自己有言说的空间,听到自己的声音。精神分析让我们找回自己作为独立主体的位置。

精神分析是一种高贵的精神体验。

一个人的认知,如果比作一个圆圈,圆圈以里是已知的部分,圆圈外围是未知的部分。一个所知不多的人,他能意识到的未知部分并不多。一个所知甚多的人,他能意识到的未知部分是很多的。这仿佛是个悖论:所知越多,所不知也越多。

我们为什么要不停地求知,因为强大的认知可以抵抗死亡的焦虑。人类几千年的发展,积淀了丰富的知识、框架、理论,来描述解释我们所处的地球、太空、宇宙,以及风尚、意识、文化、精神。我们知道了我从哪里来,回到哪里去,有了一个基本的认知,知道得越多,心里越有把握。

对待未知的部分,我们有着困惑、好奇,也许还会有恐惧。这时候,我们需要把自己当做分析的对象,看看这些“知”和“未知”一起编织的脉络纹理,去处理好自己的困惑、好奇和恐惧。精神分析是探索性的,适合有探索精神的人。

人生而孤独。因为,每个人最终只能独自死去,回归到原初的黑暗中。从哪里来,就回到哪里去。


昨天读了一篇文章,作者举了一个例子,村里一位老人查出绝症,然后一天都没消停过,甚至要烧掉房子,想要家人跟他一起死。然而,《最后的演讲》一书中,得绝症的老人却选择了以平和的方式来面对死亡,在最后的三个月,也继续工作到深夜,做好安置妻子的善后工作,享受当下的每一分每一秒。

那位村庄里的老人,大概从未有过关于死亡的思考,这个事实猛然降临时,他面临的是一个未知的黑洞,伴随一种将被吞噬的恐惧,所以行为上是张皇失控的。《最后的演讲》里的老人,有足够的认知,从很早的时候开始,为了不留遗憾,就从没懈怠过,死亡将要降临时,是从容不迫的。足够丰富的认知加上强大的精神力量,才能如此。

哲学的三个终极思考是: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到哪里去?当我们知道自己的期限,知道了不可把握的首尾,我们可以把握好中间的部分,中间那部分,是用来回答“我是谁”这个问题的。

精神分析,就是找寻“我是谁”的过程。不同的人群居于不同的国度、不同的文化、不同的时代、不同的科技产物、不同的价值体系中,我们是不同的。但是我们的进化、我们的基因、我们的天性,又都是相同的。

在这些相同的宿命和相异的命运中,我们面临的冲击、困惑、矛盾,时刻冲撞着我们。小而到生活事务,大而到生死思考,如果这部身心灵一体的精密机器哪里出了点闪失,可能就应付不了纷至沓来的信息和压力,导致的就是不适应乃至疾患,需要重新调试,重新找回自己,重新启动。

曾奇峰老师说过,精神分析是一门育儿学,也是一门人格鉴赏学。

育儿中,家长消化了自己的焦虑,赋予孩子识别、表达、转化的能力,既能给孩子安全的抱持,又能给孩子合理的牵引,使孩子能够在未来生活中最大限度地发挥出潜能。

人格鉴赏中,有的人事事都做对了,事事都顺心,但是他依旧找不到自己。事事做对,陷入呆板的程式化中,是看不到一个人的活力和人格魅力的。此时,精神分析就起到重新调试、恢复出厂设置、重启、激活的作用。

这时候,从哪里来、到哪里去的问题,相应地也得到了解答。

时代的急遽发展,科技在人和人之母体——自然之间,筑起了一道高墙。冰冻十二年的人工受精卵被重新孕育,分娩成新生儿。在与自然的游戏中,时空界限被打破,我们似乎获得了一些能力,却依旧对抗不了疾患和死亡,焦虑与日俱增。

人依旧是孤独的。但是人人都孤独,并且我们一起来分享孤独时,孤独成了资源和财富,我们就不那么孤独了。

以我昨天的焦虑,若非一番承前启后、承上启下的探索,一天的时间是不能够消解的。今天,我看到的是,女儿长大了,我的血液在她的身体里,焕发着活力。其实这个年龄换牙,也不算很早。一切都还是可控的。

女儿换牙只是个诱因,诱发了我心里关于未来的不安。而这些不安,是否承袭了父母一辈“生而多艰”的精神传统,却偏离了我原本应该具备的认知?我安抚好这部分忧虑,言说自己,重新调整了内在的秩序,重新分区、清理磁盘,释放出更大的储存空间,内功又加一分,就又能够笑而祝福,宽和以待。

顶部】 【关闭
  相关链接  
• 壹心理 • 心理月刊中文网 • 山东省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专业委员会 • 山东交通学院心理健康测试

·无影山校区:济南市天桥区交校路5号 邮编:250023·威海校区:威海市新威路115号 邮编:264200
Copyright @ 2002-2012 山东交通学院 鲁ICP备05001932号 『管理入口』
地址:济南市长清大学科技园海棠路5001号 邮编:250357
联系电话:0531-80687594